document.write('');

额尔定巴特尔: 为大山做“家谱”的牧民

发布时间:2019-05-23 11:28:35丨来源:内蒙古新闻网丨作者: 丨责任编辑:阿艺思

“这些都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宝贝,一直延续至今,不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多少方便。我要把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棵古树、每一口井、每一座敖包全都记录好,为子孙后代们将来有个追寻。”额尔定巴特尔说。

“这些都是大自然留给我们的宝贝,一直延续至今,不知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多少方便。我要把这里的每一座山、每一条河、每一棵古树、每一口井、每一座敖包全都记录好,为子孙后代们将来有个追寻。”额尔定巴特尔说。

额尔定巴特尔是鄂托克旗蒙西镇巴音温都尔嘎查的牧民,在近年来运用GPS定位系统进行草牧场确权的营生中,他萌生了一个“人生工程”——为他生活的地方,所有的山川、河流、古树、古井、敖包进行GPS定位,并从老人口中寻得当时的名称。为此周边的乡亲们都亲切地称他为:给大山做“家谱”的人。

多年来,额尔定巴特尔从老人们口中听说了很多山川的名字和故事。最初,他以照片的形式记录。渐渐地他发现,照片只能暂时记录,要想让山川永久留名被更多人知晓,还得想更好的办法。2015年底,额尔定巴特尔在草牧场确权的时候接触到了GPS定位系统,让他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用GPS定位来保留大山的记忆?这样大家从手机上就可以找到想要去的山峰。想法有了,额尔定巴特尔和妻子商量后,妻子表示很支持。得到了家人的支持,说干就干,没想到这一干就“一发不可收拾”……

从航拍图看阿尔巴斯山,山连山、岭接岭,一个又一个山头形态相似、参差不齐,先从哪里着手?

额尔定巴特尔首先选择对自己熟知的山头进行定位。每一座山,额尔定巴特尔都要亲自爬到山顶进行定位,这样精确度会更高,但是对他的体力也是一种考验。于是,在阿尔巴斯大山里,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个背着背包奋力登山的中年男子,不用多想,大家都知道是额尔定巴特尔又去给大山定位去了。有人觉得,爬上山顶才定位是额尔定巴特尔“最初的热情”,让人意外的是,他一直坚持了下来。

由于常年在山路上行走,额尔定巴特尔的脚长了厚厚的茧。但是,因多年和大山的“相濡以沫”,额尔定巴特尔说,“我愿意一直走下去,直到有一天,走不动了。”

周边熟悉的山头定位完了,额尔定巴特尔开始向更远的山头“进发”。路太远,他决定开车去“探访”。平日里,只要听到哪个老人说起哪座山头的名字,额尔定巴特尔一定会驾车去找到,如果不确定,他会拍了照、录了像拿回来让老人们看看是不是,然后再驾车去。为了给更多的山头定位命名,额尔定巴特尔还组织了一个“老人团队”,这些老人专门为他提供山川等的历史名称和故事。“老人团队”本来有60多人,近几年有几个岁数大的去世了,“他们走了,也带走了大山的故事。”额尔定巴特尔很惋惜,同时也意识到“打点”任务其实很紧迫,他不能让那些山头成了“无名山”,于是,他几乎每天都出去,尤其是冬天和禁休牧期间,他一出门就是五六天,家人担心他,山里又没有信号打不通电话,妻子只能日日从他回来的方向瞭望。不到3年的时间,额尔定巴特尔的汽车就跑了10万多公里,山里的路不好走,许多路,额尔定巴特尔是用双脚走过来的,他已经走遍了鄂托克旗原阿尔巴斯苏木的8个嘎查,那里所有的山头他都登上过。“我爬过最高的山头是乌仁都西山,海拔是2149米,2000多米的不算多,大多数是1700多米的。”对他走过的路、吃过的苦,额尔定巴特尔根本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还有多少山头没有打点定位。额尔定巴特尔说,在未来的日子里,要一直为大山打点命名,直到他走不动为止。

var thisUrl = document.URL; var myStr = thisUrl.split( "/" ); var num = myStr.length; if(num < 5){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