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春风吹过北方大地

发布时间:2019-05-05 08:00:00丨来源:内蒙古新闻网丨作者: 丨责任编辑:阿艺思

北方的春天是一点一点化开的。首先赶来的是风。摩挲,舒缓,拂着你的脸,吹着你的发。原上、房脊、广场上的冰雪,忍不住激动。

春日即景

北方的春天是一点一点化开的。

首先赶来的是风。摩挲,舒缓,拂着你的脸,吹着你的发……

原上、房脊、广场上的冰雪,忍不住激动,流下热泪。这是贵如油的水,如酥酥细雨,一点一点滋润着泥土。阳光清亮,蓝色雾岚,涌动大地情怀;屋檐上的雪水,也开始大珠小珠落玉盘,好似擂响鼓点,哼唱民谚。

街角路旁的丁香树、杏树、李子树,芽苞鼓胀,把枝头撑破,张合着小嘴,俏皮地冒话。

黑白花奶牛在田里漫步,一声接一声“哞哞”地叫着。一只在房檐上晒日头的小猫,突然蹦到窗台照镜子,留下几声轻描淡写的“喵喵喵”,掀翻一弯春夜。

一切都在有序地发生——蓝雾紧锁远山,塔吊在城郊起落。冬眠的拖拉机,苏醒了,“突突突”地翻卷着一浪一浪的泥土,要把松嫩平原冬天的日历,扯下,展现一抹鲜绿。

春的序曲

一声声口哨在原上飞,枝头蓦然盛开。

小羊羔落生在草原的襁褓,白云飘落在兴安之巅。

刺眼的白雪,抱着一地阳光假寐,时令转暖。

鹤鸣湖、三永湖、黎明湖、邂逅湖、万宝湖、连环湖……百湖荡起波纹。麦田里的稻草人,又穿上新衣,换了容颜,迎着大片鸟鸣。

一盏盏梨花,憋不住浪漫,七上八下的心情,像一群飘荡在广场上空的风筝。

让额尔古纳河边的风说吧,让松花江里行进的游船唱吧,让威虎山的达子香红吧。农谚里飞翔的燕子,举高眺望的目光;广场舞的节拍,在霓虹里舒展。

这里是北方,一场春天的序曲,正在彩排。

到乡间走走

我们顺着干草的味道、狗吠突起的村庄和诗歌的远方,赶往春天。

冰河解冻,迫不及待拱破冬寒;北风返青,大田的孕期已经足月。

羊水露头,一千只羊羔临盆。一声、两声、三声……咩叫起伏,成为草原抒情的长调。

喜鹊登枝,叽叽喳喳,把报春的嗓门提高。

鱼汛在打鱼人织补的网上泄露,开江的鲜嫩,一直是城里餐馆的头牌。

我也想把春光拢在身旁,把日子的芳菲收藏。

那就让暖风拂发而过,让阳光照进肌肤,让青草叫醒月光。

挂在枝头的鸟鸣

杜尔伯特的草原,大到无边。一声接一声的咩叫,就像曲调连绵,道出内心缱绻。

羊肠小路瘦瘦地逶迤,夹道摇摆的苜蓿草,是春天的一层护肤霜。那个牧羊的小姑娘,羊角辫上停靠的蝴蝶,振翅欲飞。

四野草潮,蓦然合围,骑手纵马驰骋,那匹刚刚出生的小马驹,抖动尾风,打着粉红色的响鼻。

看呀,草在大地的幕布上,穿针引线;一朵云,贴在天上。我留在湖边的心绪,波涛乍起。

风从十里之外吹来,淹没了眼睛,月色痴痴地奔走,好像把时光甩在了身后。

从唐诗中游来的那群鸭子,还在试探水的冷暖。去年的紫燕,又衔来一小片江南的氤氲。

我的屋檐,露水低落,像一声声鸟鸣,悬挂在春的枝头。

var thisUrl = document.URL; var myStr = thisUrl.split( "/" ); var num = myStr.length; if(num < 5){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