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追梦火焰蓝】他们在呼伦贝尔草原浴火荣光逆风而行

发布时间:2019-04-28 10:19:13丨来源:北方新报丨作者:张巧珍丨责任编辑:阿艺思

他们在呼伦贝尔草原浴火荣光逆风而行。

在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上,有这样一支英雄的队伍,浴火荣光,逆风而行,连续九年被总队表彰为“基层建设先进大队”,连续三年被评为森林消防局标兵大队。他们一次次在火海中鏖战厮守,用忠诚和信仰谱写出一曲动人的赞歌。他们就是呼伦贝尔市森林消防支队海拉尔大队。

演示泡沫灭火

光荣时刻

26岁的张忠先是海拉尔大队二中队一班一名普通的森林消防指战员,2015年山西中北大学毕业后,原本已经签约了中铁十八局,有着一份非常优厚的薪资待遇,但他却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加入了呼伦贝尔市森林消防支队海拉尔大队。

有人说他傻,张忠先憨厚的一笑:“我喜欢这身服装,要对得起这身服装赋予的使命。”

每天天不亮,张忠先就已经穿戴整齐,整理好了内务。早操是3000米跑,大家都完成了训练任务,他打报告出列继续跑了5000米才肯回;别人站军姿20分钟就受不了,他一站就是两节课……

“张忠先这个90后的小哥哥特别正能量,在训练中时常背着被子,带着水壶、挎包,无论多重,步伐都非常迅捷。吃饭的时候,身姿也坐的特别板正。在人群中光看背影,总能一眼认出是他。”4月24日,呼伦贝尔市森林消防支队的宣传干事金新打趣地说。

连续作战6天回来,消防指战员终于抽空洗了洗作战服

熟悉张忠先的人都知道,他的所有变化都是从2018年从北京授旗归来开始。原来,2018年9月18日,张忠先被选派到机动支队参加培训,在得知是参加国家综合性消防救援队伍授旗仪式时,便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队列练好,为单位、为自己增光。经过两个月的艰苦培训,2018年11月9日上午,他身着新式“火焰蓝”制服站在了人民大会堂参加授旗的方队中,面对面地见到了习近平总书记,聆听了总书记训词,亲眼见证了这一历史时刻。“当时太兴奋太震撼了!第一次走进人民大会堂,第一次见到了习主席。之前受过的所有苦和累,在这一刻全部都释然了,内心剩下的只是主席的嘱托,身负的责任和光荣的使命。”张忠先说,从北京归来,他也一直严格要求自己,无论是日常训练,还是吃饭、走路,所有的动作要以队列标准来做……。

铁汉柔情

穿上这身火焰蓝,他是火场上的拼命三郎。脱下这身战袍回到家,他是一个5岁儿子的父亲。最近一次见到儿子还是春节期间,想念儿子紧了,他就给家里打个电话、发个视频,但做得最多的,还是写信。他就是苏金元,海拉尔大队教导员。

苏金元出生于1983年,37岁的他已经是一副大叔模样,头顶发际线很高,看着比同龄人要大很多。用他的话说是“操磨的”。他一副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语气:“想当年我也是一枚小鲜肉,现在压力大啊。每次出任务60名消防指战员同时出动,指挥不当很可能就给队员们带来伤害,所以要时刻紧绷着一根弦!”

消防指战员参加草原灭火火

“看,这就是我儿子,可爱吧。”打开手机翻看着儿子的照片,这位铮铮铁骨的汉子脸上浮现出几许柔情。苏金元家在包头市,在森林草原防火关键时期,半年不回家也是常有的事。“去年有一次我给儿子打电话,准备给他邮寄一份礼物。上幼儿园的儿子却说:‘爸爸,我不要礼物,你给我写封信吧。’就这样,无论工作再忙,我每周都抽出时间给儿子写一封信寄回去,他特别开心,每次还给我回信,信中是他亲手绘制的一幅画。”苏金元说,他在儿子成长的道路上缺失了很多陪伴,每每写信的时候,心里总是五味杂陈。

消防指战员参加草原灭火火

事实上,在海拉尔大队,像苏金元这样的家庭比比皆是。大队中超过90%的森林消防指战员都是与妻子儿女过着两地分居的日子。春节期间,大队长郑保利、一中队队长孙远胜都需要坚守岗位,他们的爱人带着孩子从山东老家来到海拉尔与他们团聚。一中队指导员刘振振,因为执行灭火任务,婚期不得已一拖再拖,爱人了解情况后,不远千里从山东老家赶到海拉尔,和他举办了一场“营区婚礼”……

十级风中的逆行

最近两天,一则“森林消防指战员用矿泉水互相冲洗彼此眼睛”的视频在网上火了,让人看了不禁为之心疼。这个视频的当事人就在海拉尔大队,他叫张崇锋,今年20岁。张崇锋回忆,4月22日14时许,中俄边境草原火灾扑救连续作战的第6天,在新巴尔虎左旗骆驼山哨所附近,森林消防指战员点烧隔离带的过程中,风向突变,刮起了十级大风及沙尘暴,能见度不足5米。队员们接到指令后迅速低着头向车的方向转移。“我们当时肩挨着肩,逆风行走,举步维艰。尽管大家都佩戴着防护眼镜,但是由于风沙又紧又密,沙子还是透过防护眼镜吹进了队员的眼睛。”张崇锋说,其实队员们距离车的距离仅有100米的路程,却足足走了20多分钟。等到了车里,很多队员眼睛红肿,疼得泪流满面,还是班长葛瑞杰拿矿泉水为他冲洗了几遍眼睛才稍微好了一些。

消防指战员参加草原灭火火

张崇锋从2017年至今,参加了大大小小的森林、草原扑火十数次,这是他遭遇最大的一次沙尘暴,也是最难打的一次草原火灾,常常是刚扑灭这个火点,就立刻转场到下一个火点,连续奋战4天3夜,没有好好睡过囫囵觉。当记者问及在打火的过程中害怕吗?张崇锋不假思索的摇了摇头:“我不怕!当时我就抱着一个念头,一定要保护好牧民的财产。”

海拉尔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孙远胜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每次看到队员们在火场上不顾个人安危、敢闯敢拼的劲头,心里既感动又心疼。只希望他们出任务的时候,斗志昂扬的去,平平安安的归来。

穿越火线

“草原的地形虽然是平的,但是打火的过程中同样存在很多风险,最大的风险就是出现‘妖风’,诸如小旋风、龙卷风、贴地跳蛇风、沙尘暴等。这些极易给森林消防指战员带来伤害。”4月24日,海拉尔大队的教导员苏金元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刚下火线的大队长郑保利对此深有体会。回想起在草原火灾中遭遇大风的惊险一幕,他至今还心有余悸。原来,4月17日10时30分,呼伦贝尔市陈巴尔虎旗胡列也吐地区与俄罗斯接壤边境沿线发生入境草原火灾。火灾发生后,呼伦贝尔市森林消防支队组织人员迅速投入火场实施扑救,其中海拉尔大队60名森林消防指战员全部上了火场。“火场附近是高梁河及额尔古纳河,两侧生长着2米高的芦苇、40~60厘米高的杂草,以及大量干枯易燃河柳,一旦燃烧起来,会危及到周边牧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郑保利说,勘察完地形后,队员们迅速沿境内高梁河一侧开始进行点烧至82号界桩处,与额尔古纳界河交汇,形成额尔古纳河和人工点烧隔离带构成的3~5公里阻隔屏障。

展示新型灭火战车

4月19日21时许,就在大家巡回看守监控火场期间,火场风向突变,风力骤增,大风伴随浓烟、杂草、火星、沙尘席卷而来,界河以北俄罗斯境内突然形成飞火,直接越过额尔古纳界河和我国高梁河之间3至5公里的防火隔离带,在呼伦贝尔境内西侧2公里和东侧3公里处形成两个火头,火势在大风的助燃下迅速蔓延至森林消防指战员不足300米处,极易形成包夹之势直接威胁队员的安全。形势危急,时间紧迫,此时已经无法采取常规灭火。此时,呼伦贝尔市消防支队支队长包文玖临危处置,果断决策,利用对讲机下达命令:4台草原灭火战车在前,向西侧火头方向利用托板压制和降低火势,其它车辆依次跟进,快速穿越火线避险。10分钟后,当所有人员车辆全部成功脱离险境,大家都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文/图:张巧珍)

var thisUrl = document.URL; var myStr = thisUrl.split( "/" ); var num = myStr.length; if(num < 5){ document.write (''); document.write (''); }